行业动态

农村电商想要走的更远,要解决当下存在的几大问题

发布时间:2015-12-10 来源:厦门网站建设

 农村电商想要在扶贫任务最重的西部地区发挥作用仍有诸多瓶颈亟待突破。传统农业的物流、生产、销售等多个环节将成为西部地区发展农村电商的最大阻碍。许多人发现一旦触碰到了互联网,互联网非但没有对农业产业产生帮助,反而被互联网的“标准化”倒逼着进行改革,让传统农业一切都推到重来。

距离今年的中央农村工作会议召开不足半月,市场普遍预期2016年中央一号文件中将进一步明确农村电商未来的发展路径。

2013年-2015年,农村电商均被写入中央“一号”文件,并提出“加强农产品电子商务平台建设”、“支持电商、物流、商贸、金融等企业参与 涉农电子商务平台建设”等政策建议,同时,农村电商也被认为是扶贫的重要手段,如11月9日国务院即发文指出,农村电子商务是转变农业发展方式的重要手 段,是精准扶贫的重要载体。

从地方对“十三五”规划的定调来看,包括四川、云南、新疆等多个西部省份均表示将把发展农村电商写进未来五年规划。

因此市场预计发展农村电商有望连续四年写入文件,而且对其扶持的力度和过去相比或有较大突破。

但在21世纪经济报道的实地调查中,农村电商要在扶贫任务最重的西部地区发挥作用仍有诸多瓶颈亟待突破,物流、农业生产等多个环节将成为西部地区发展农村电商的阻碍。

“西部农村电商像一块大蛋糕,但至今尚未找到最合适的切法。”四川省社科院副院长郭晓鸣说。

并非一台电脑就能完成的转型

王璨原以为只要拥有一台可以接入互联网电脑,便可轻易完成由传统的线下水果批发商到农村电商的转型。这是因为他所在的成都市蒲江县拥有8.5万亩的猕猴桃种植规模,即使在线下销售也常常供不应求。

但在经过三年的网上经营后,王璨发现从农产品最初的生产环节一直到最末端的配送环节,互联网渠道下所要求的“标准化”模式,倒逼着传统农业进行推倒一切的改革。

“就生产环节而言,很多农户在小成本经营的理念下,对于农产品的安全性管理并不高,导致农药残留、激素残留等不安全因素大量存在,而‘三品一 标’产品数量及其比例较低。” 王璨说,“如果是传统的线下水果批发,这些问题并不被重视,但在互联网销售的模式下,缺乏安全标准的农产品往往无法获得平台商的认可”。

进一步讲,目前天猫、淘宝要求食品经营方提供《食品流通许可证》《食品生产许可证》《食品卫生许可证》,而京东则要求销售商提供食品流通许可证、商标注册证、所申请品牌的质检报告、全国工业生产许可证及所申请品牌的授权等。

以猕猴桃为例,在京东销售需要提供每一批次的农药残留标准检验报告,“每一批次的意思是,每一个对我供货的农户,无论其种植面积大小,都需要获得这个检验报告”,王璨说,“但在传统线下销售的思维模式下,农户都无自主送检的概念”。

蒲江县的另一个农村电商李林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传统销售渠道区分农产品价格的几个关键指标:形状、大小、口感等主要靠经验判断,而在互联网销售渠道,“标准化”筛选和分级制度却相对缺乏,导致农产品以次充好销售的情况时有发生。

而在距离王璨3000公里外的新疆库尔勒市尉犁县,农村电商黄昌辉则用“劣币驱逐良币”来形容上述问题。

“我们花了很多心思来建立农产品的标准化体系,强调的是销售绿色和优质的新疆水果,但很多消费者仍把低价作为购物的首选因素,当消费者在买到低 劣产品时会说是新疆的产品质量不好,而不会说这是新疆某某厂家的商品不好”,黄昌辉称,“最终受影响的是整个新疆的水果形象。”

电商平台上的销售“叫好不赚钱”?

而如果说“标准化”影响着农产品的品质,而物流环节的问题则是制约着农村电商盈利与否的关键。

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的多个蒲江县猕猴桃电商称,网上促销装的5斤猕猴桃为例,其价格约40元,其中猕猴桃的生产成本为6元一斤,包装成本为两元,在不考虑人工费用和电商平台分成的情况下,物流和利润总空间为8元——而这个价格基本将被物流费用完全消耗。

“同时还需要向消费者承诺物流过程中出现损坏包退换”,王璨,“但同时又无法向物流公司追责,最终的损失都是自己承担,因此尽管我们在电商平台销售火爆,但大部分都不赚钱,真正的盈利点依然来自线下的批发”。

而另一家拥有大型冷冻仓库的蒲江猕猴桃销售商称,其销售策略是,网销猕猴桃小果走量,而大果则用于线下售卖赚取利润。

对于远在南疆的黄昌辉而言,物流环节的问题更令他担忧。“比如现在很多新疆的水果都做不到自然熟后采摘,可能七、八成熟就摘下来,因为自然熟最 大的瓶颈是物流,等到果子成熟时候再通过物流运输,在途中坏掉的可能性就大大增加了”,黄昌辉说, “不仅是时间上无法把控,从新疆寄给内地稍微大一点的包裹,多少有破损,给客户造成了很大的体验感失落,有时候物流的费用甚至高于邮寄商品本身的价值”。

成都市农委市场处副处长余荇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国内农产品在物流输运环节产生的损耗,是国外的一倍以上,这是因为现代物流体系最初服务于工业产品,但对于农产品而言却并不适用。

“物流配送几乎成为阻碍农村电商发展的最大瓶颈”,余荇说,“农产品的对时间和温度的要求很高,但冷链物流或者空运物流的价格昂贵,农产品的销售利润往往不及物流费用”。

发展相对滞后的西部农村电商

根据阿里研究院的数据,全国范围内农产品销售排名前二十名的城市中,西部只有三个城市上榜,昆明排名北上广杭之后列第5位,成都排名第12位,乌鲁木齐则是第18位。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了西部农村电商发展的滞后。

以成都为例, 成都市商务委农村市场处处长张熙萍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该市农村电商目前存在的主要问题主要包括三个方面:

第一是服务体系不健全。包括农村电商物流体系、综合服务体系建设严重滞后,物流费用高。第二是“千网一面”,农产品电商平台尚需提升。目前,成 都各类农产品电商企业趋同投资、重复建设非常普遍,同质化非常严重,导致竞争无序,亏损经营,建站与关站并存的现象。第三是农产品品牌化、标准化建设滞 后。目前成都农产品的生产者大部分是单个农户,他们之中接受过系统农业职业技术教育的不足10%,许多农产品的安全性不高,农药残留、激素残留等不安全因 素还大量存在。

而郭晓鸣认为,上述问题几乎成为西部农村电商发展道路上的共性。

他建议,首先在未来应该更多地对农业生产领域的转型升级给予支持,使之与电子商务产业发展有所对接,如关注产业基地的发展,保障供给农产品的质 量和标准化。第二是要解决现在的物流体系的两个缺失环节,第一是村级节点上,要给予政策激励,第二是进入社区的环节要给予激励,整个产业链才能给打通,不 能只是给电子平台激励。第三,支持发展农产品的物流体系,要对农产品的物流体系给予激励,包括储藏和冷链给予支持。

“同时当务之急是要有整个多层次的建立农产品的数据系统,要提供信息完善的信息服务,实现电商有序的发展。”郭晓鸣说。

不过对于新疆而言,除面对上述问题外,个性因素更加突出。

如与成都相比较,新疆电商的数量和发展水平更处于起步阶段,一系列规则更加有待制定。一个可以比较的数据是,2014年在阿里巴巴零售平台上,从新疆发出的包裹大约为 900 万件,而发往新疆的包裹却超过 6000万件。显示了新疆网销和网购的巨大差距。

黄昌辉说,尽管在南疆发展电商可以解决一部分人口的就业问题,但首要的问题出在人才,“在县一级,很少看到年轻人,本地年轻人读书毕业后都不会回来工作,而内地人更不愿意来南疆”。

语言体系亦是一个瓶颈。“电子商务主要以汉语交流,维语年轻人中使用双语的还很多,但如何教会目前农村劳务主力的中年人使用汉语还是一个难点,因此我们也做了双语培训,并用维语帮助他们建立网站”,黄昌辉说。

此外在南疆不少的县级层面,尽管有非常多的涉农企业,但普遍存在“小规模,无品牌,无标准,无QS认证”的问题,无法满足互联网销售的要求。